美专家警告川普千万不可与中国为敌 否则将一败涂地

资料图:特朗普

资料图:特朗普

  对于深信美国理应独霸世界的美国人来说,今天的中国使他们猛然醒悟到大事不妙。唐纳德·特朗普似乎把自己算作了新保守主义者,中国恰好是他们对最忌惮的东西。自二战结束以来,美国为对付其主要竞争对手,实施了一套“大战略”:一旦某国试图挑战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美国就会想方设法削弱对方,用实力迫使其臣服。如今特朗普种种谋篇布局,都是在根据这套传统照章行事。一段时期以来,可以说美国的大战略获得了成功,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是奏效的。

  然而近年来,这套战略却遭遇了失败。在面对中国时,如果美国还试图故技重施,必将一败涂地,世界也将承受灾难性后果。美国追求超然地位的大战略,起源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期。当时英国是美国的盟友。当英国首相丘吉尔恳求美国从希特勒的魔爪下拯救欧洲“旧世界”时,罗斯福爽快地答应了,但他却毫无拯救大英帝国(或法兰西帝国)的打算。为打败希特勒,美国用放贷的方式向英国提供资金与武器,却在战时以及战后对其加急催逼,确保其在金融上依赖美国。众所周知,制定战后全球金融规则的是美国而不是英国,它正是靠这样巩固了自己世界最大债权国的地位,在与诸多债务国(英国、法国以及二战战败国)的往来中牢牢占据上风。

  二战结束后,英国和法国百废待兴,无力应对风起云涌的殖民地独立运动,因而逐渐从海外撤回国内。此时,美国正摩拳擦掌与新的竞争对手苏联一较高下。从冷战开始的那天起,美国就在经济与科技领域远远领先于苏联,但苏联的体制使其随时可以把国家大部分资源倾注到军事工业混合体当中,因此它能在军事上与美国分庭抗礼。两国随即展开军备竞赛,差点在1962年的古巴导弹危机中把全世界拖去陪葬。

  在冷战过程中,美国与苏联都曾错失终止军备竞赛的机会,在双方好战分子的挑唆下,两国差点把全世界变成焦土。1963年,美国总统肯尼迪提出和平倡议,并推动了《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的缔结,可谓终结冷战的最佳契机。然而此举导致美国右翼分子强烈不满。有人认为这正是肯尼迪遇刺的真正原因,这种说法似乎不无道理。

 与罗斯福在一起,丘吉尔的心情是复杂的

  最终,苏联最高领导人戈尔巴乔夫意识到军备竞赛给经济造成了毁灭性打击,苏联人民理应过上更高水平的生活。美国新保守主义者声称,正是因为里根总统在80年代前期致力于建设新的军事实力,戈尔巴乔夫才被迫接受了苏联军备竞赛必败的现实。不论历史上真实原因是否如此,戈尔巴乔夫决定解除武装,对国内不满情绪未加以镇压,最终导致苏联于1991年底走向解体。

  新保守主义者从冷战中汲取的历史经验是:既然拥有了举世无双的实力,只要美国认为自身利益可能受到威胁,随时能够把自身意志凌驾于他国之上。由此,美国的大战略开启了两条分支:第一,推动北约向俄罗斯边界东扩,先把东欧和波罗的海国家纳入美国领导的军事联盟,接下来就是吸纳接乌克兰和格鲁吉亚;第二,推翻或试图推翻中东地区(包括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和叙利亚)威及美国利益的国家政府。

  然而事与愿违,这两条策略都产生了巨大的反作用。2008年前后,北约试图拉拢乌克兰和格鲁吉亚的举动最终在格鲁吉亚引发了战争,并导致俄罗斯占领克里米亚。自1990年以来,美国为推动中东政权更迭而发起的战争未能达成战略目标,不但没有建立亲善稳固的政权,反而激发了新的不稳定因素和恐怖主义。

  俄罗斯打碎了某些格鲁吉亚人的“幻想”

  上世纪70年代有一段时期,日本的经济实力使美国如临大敌。二战后,日本以惊人的速度复苏,60年代其晶体管电子技术高度发达,到了70年代许多企业与经济学家都预测,未来世界的经济命脉将掌握在日本企业和资本手中。我还记得80年代早期,有些学者看到日本经济经历了一段时间的高增长、高储蓄,便天真地推测这些趋势将持续下去,美国将在长期竞争中输给日本。

  从里根时代开始,美国外交政策建制派把日本列为了制衡目标。一开始是指控日本进行不公平交易、操控汇率、政府对企业不正当资助等等——这些指控显然是美国添油加醋,甚至凭空捏造出来的。接着,美国开始实施新的贸易壁垒,强迫日本同意“自愿”限制出口,以此压制日本对美出口贸易。1985年,美国坚持迫使日本大幅度调整(增加)日元汇率,以削弱日本的竞争力。日元汇率翻番,从1985年的1美元比260日元变至1990年的1美元比130日元,结果就是日本被美国活生生挤出了世界市场。到90年代,日本出口增长停滞,进入长达20年的停滞期。1990年之后,我曾在各种场合询问过多名日本高级官员,为何日本不让日元贬值以重新刺激增长。他们给我的答案里,我认为最可信的是:美国不允许日本这样做。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cb-jr.com/a/jingyan/8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