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原因让川普不敢对抗中国 执政期间两岸或完成统一

 

  特朗普上任半月有余,就以其旺盛的精力、好斗的精神、超乎想象的效率开始兑现其竞选承诺。只是令全球不解的是,直到现在,特朗普猛烈的炮火都没有指向选举期间屡屡被他当作攻击目标的中国。这一幕大大超过西方所谓的战略预言家的预测。

  旅法政治学者、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宋鲁郑2月5日在BBC中文网撰文称,还记得特朗普当选后,英国《金融时报》采访中国学者、经济学教授魏尚进,其标题就是:“中国会成为特朗普第一个敌人吗?”其中的一个问题是这样的:“万一特朗普真是一意孤行,宁可不利己也要损人呢?比如他真的把中国列为他在全球第一个要对付的国家,那么他会怎么做?我们应该怎么办?”

  无独有偶,美媒也热炒俄罗斯媒体的评论:“庆幸中国将成为美国的头号对手能为克里姆林宫外交提供战略机会”。

  法国媒体更为奇特,明明中国迄今为止仍没有成为美国目标,双方仍然保持着莫测的平静,却依然炒做中美发生新冷战之类的惊人之语。

  宋鲁郑认为,不论英国、俄罗斯还是法国,他们的小九九中国也是心知肚明,希望中国成为美国的头号目标,既可以转移它们面对的美国压力,还能从中火中取栗。只不过剧本并没有按照它们期望的哪样上演。或许永远也不会按照它们的希望上演。

  虽然今天这一幕出乎世界列强的期待,但却是非常符合逻辑的。

  四面楚歌?

  特朗普是美国人民把他推向总统宝座的,上任后自然要先聚焦内政问题。废除奥巴马医改、重新谈判石油管道建设、解决移民问题、取消庇护难民城市的联邦拨款、加强军备特别是海军建设、提名保守派大法官等。

  其次,要处理和美国关系最为紧密、利益也高度相关的盟国关系。比如会见英国首相、和加拿大、墨西哥重谈贸易协定、在墨西哥边境建墙、退出TPP、和澳大利亚总理“怒谈”难民接收问题。

  等到这些问题处理完,才会轮到中国等其他国家。从正常的顺序上,中国都不是美国优先要面对的议题。

  第三,特朗普就职后,风格依旧。如今,世界秩序的主要缔造者和维护者美国也出现了造反派。

  不管是特朗普以CEO的风格来当总统,还是他缺乏经验,但后果就是内外一切乱了套。 国内外烧的一切忙乱,他自己自然也无法置身事外。这个时候,特朗普自然没有精力再去面对最为强大的中国。

  第四,特朗普的政策多数受到了美国和西方主流势力的强烈反对和抗议。自从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就变成了一个抗议之国,游行之国,整个国家再也没有平静过。

  不仅媒体一如既往的反对他,大量民众也走向街头甚至演变成暴力,民主党更是全力不合作,直到现在特朗普提名的内阁成员获得批准的都依然只是少数。体制内的专业官僚比如国务院上千名官员罕见的联名上书,反对特朗普的入境禁令。这一次司法也同样没有缺席对抗特朗普:联邦法官做出的暂停特朗普总统对7个穆斯林国家公民入境美国的禁令,认为这个禁令违反宪法。此前多个联邦法官已下令暂停把签证持有人递解出境。

  这还只是国内,国外不管是传统盟国欧洲、澳大利亚、邻国加拿大、墨西哥还是一直密切合作的伊斯兰国家,都站到了美国的对立面。正在马耳他开会的欧盟各国元首们更是要求美国不要插手欧洲事务。与会的法国总统奥朗德干脆说:特朗普向欧盟施加的“压力”不可接受。

  可以说,短短两周,特朗普基本上国内外都是声势汹涌的反对声浪,实已四面楚歌。如果特朗普不把这些挑战搞定----虽然我们不知道需要多久,他怎么可能有余心余力挑战中国呢?

  中国实力?

  第五,则是中国的实力,也令特朗普向中国发起挑战必须要三思而后行。这有四方面的含义。一是中国对美国经济的重要作用。根据2016年USBC的数据,仅仅一年,中美经济关系就帮助美国提供了260万个工作岗位,给美国GDP贡献了1.2%,更不用说保持了美国物价稳定,让每个家庭都节省了2850美元的开支。中国购买的巨额国债也弥补了美国的资金短缺。一旦双方发生对抗,失业率、通货膨胀、资金短缺都令此时仍在困境的美国想想都会冒冷汗。

  二是中国的“报复能力”和承担代价的忍耐力。无论是贸易战还是货币战,肯定是两败俱伤。这在人类的历史上已经无数次证明的。但中国现行体制承受损害的能力要强于美国。比如,如果双方企业受损,肯定都要向政府申诉,但在美国,资本对政治的影响力是巨大的,甚至是决定性的----特朗普竞选时曾把批判的矛头指向华尔街,但胜选后其团队却大量吸纳华尔街的精英担任要职。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cb-jr.com/a/jingyan/841.html